牛虻文学

首页 魔蛛复仇
字:
关灯 护眼
牛虻文学 > 魔蛛复仇 > 序言

序言

        十五年前

        “薇。”黑衣男子抚摸着白衣女子的脸,满面的倦意和不舍。

        白衣女子含泪捂耳摇头道:“尘,不要说。”

        黑衣男子心疼地抱住白衣女子,叹道:“薇,你知道的,倘若今日我不说,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白衣女子挣扎着,想要脱离黑衣男子的怀抱,她不想听。

        黑衣男子明白她的想法,双臂收的更紧,痛苦地道:“薇,是我对不起你,我辜负了你对我的情,我……我更对不起我们的儿子,如果……如果有一天,噬魂剑再也锁不住我的魂魄,你一定要让萧儿毁了它。”

        “不,”白衣女子用力推开黑衣男子,痛苦地道:“你是他的父亲,你怎么能让他这么做,如果萧儿真的杀了自己的父亲,往后他还怎么活下去。”

        黑衣男子缓缓道:“可是,我怎么忍心让我最爱的女人亲手杀了她所爱的人?”

        白衣女子哑口无言,眸光里透着绝望。

        沉默了片刻,黑衣男子忽然仰天长叹了一声,道:“就当是萧儿替自己的父亲赎罪吧。薇,没有别的办法,那个人太了解我,为了无辜的人,他知道我宁愿牺牲自己,也不会纵容他乱杀无辜,早在他发现我知道有他的存在后,他便在我身上下了咒术,且是用你的血和萧儿的血下的咒术,这世间,除了你跟萧儿,没人能杀死我,包括他自己。”

        白衣女子闭上眼睛,心痛如万箭穿心。

        她明白,如果噬魂剑再也锁不住眼前的这个男人,可能还会死更多的人,她的眼前似乎又出现了那被蛛丝包裹的上千具尸体,身体瞬间冷到骨子里。可是,为了那些无辜的人亲手杀了自己的丈夫,她确实做不到,但让自己的儿子亲手杀了自己的父亲,任哪个妻子,母亲也都没办法这么做。

        黑衣男子走到一潭血池边上,看着血池里不住的往外冒着血泡,身体突然跪倒在地,虚弱地道:“薇,没时间了,我感觉我的魂魄正在脱离这个虚幻的身体,快用噬魂剑收了我的魂魄,我不希望再有任何一个无辜之人死于非命。”

        许久,白衣女子才睁开眼睛,似下了某种决定,眸光暗淡地看着黑衣男子,道:“好,尘,你一定要等我,我会想办法让你脱离他。”

        言罢,白衣女子拔出插在地上的噬魂剑,用剑气在空中画出一个奇怪的图文,似某种符文,发出黄色的暖光,她持剑对着黑衣男子,不舍之情溢于言表,“尘,好好活下去。”说完,她用左手划出另一个字符,轻轻一挥,字符便与剑气划出的字符融合在一起。

        “收。”

        “收”字音刚落,黑衣男子的身体刹那间化成一束淡淡的蓝光被噬魂剑收到剑灵里。

        白衣女子收剑入鞘,她轻轻抚摸着剑身,含泪喃喃道:“尘,对不起,杀你,不仅我下不了手,萧儿,我更加不会让他杀你。”

        说完,白衣女子狠心将剑掷在血池里,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

        忘忧居

        “娘亲,那个人是不是就是爹爹?”五岁的小男孩裹着被子缩在床角,他忘不了早上看到的爹爹,一身黑衣,全身黑气环绕,表情痛苦。

        当时,他的娘亲出现了,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那个人身上的黑气便消失,那个人站在门口,背对着小男孩。

        小男孩的娘亲走到床边,安抚道:“萧儿,刚刚是梦,萧儿做了一个噩梦。”

        “可是……”小男孩从床角爬到娘亲身边,仰着困惑的小脸看着他的娘亲,他想辩解,那不是梦,他感觉很真实。可是他的娘亲却突然抱住了他,他感觉娘亲不开心,“娘亲,你怎么了?”

        小男孩的娘亲松开小男孩的身体,用手抚摸着小男孩的头,目不转睛地盯着小男孩,一双美丽的眼睛,眸子里透着无尽的不舍,痛苦,还有诀别,“萧儿,往后一个人要好好的活着,开心的活着,知道吗?”

        “娘亲……”小男孩儿心中一惊,他想要问娘亲为什么这么说,可是话刚出口,他便感觉头顶有一股暖流正源源不断地注入到身体里,片刻后,他只感觉昏昏沉沉,身体摇摇欲坠,耳边隐约听到娘亲在低语,“萧儿,娘亲的灵力渡给你,你一定要勤加练习,以后娘亲和爹爹都不在你身边了,你一定要想办法找到仙踪玄境的出口,去外面找一个叫‘渊’的人,他会带你去见你的外公,有了外公的疼爱,娘亲也就没什么遗憾了。”

        待小男孩儿头脑清醒后,他的娘亲和门口的黑衣人早已消失不见,而门口取而代之的则是同样一身黑衣的男子,同样周身黑气环绕,只不过肩头多了一只体若蟾蜍大小,丑陋又可怖的黑色蜘蛛。

        黑衣男子仰头望着天空,就这样保持了许久,周身似散发着冷冽的寒气,愈加强烈,空气似乎在逐渐凝结。

        小男孩垂下小脑袋,用手按压着胸口,脸上现出痛苦的神情,他感觉呼吸困难,身体越来越冷。

        突然头顶响起一声犹如来自地狱里的声音,“女人,你一再的与我为敌,我都可以放任不管,可是,今天你毁了我,那我只能毁了你的儿子。”

        言罢,黑衣男子摸了摸肩头的蜘蛛,眼神阴鸷地盯着小男孩,森冷地道:“魇,什么时候你变得这般安静,连食物近在眼前都不知道拖回去,不会是连你也想与我为敌?”

        黑色蜘蛛似乎身体颤了颤,在肩头踌躇不决般前后挪动了片刻,才又似犹豫不决般从黑衣男子的肩头跳了下去,向小男孩的方向爬行。

        小男孩眼前一片朦胧,没有注意黑衣男子说了什么,只是一心想要看清楚来人是谁,那模糊却熟悉的背影让他心中胆怯,他很怕是他想的那个人,可是,任他怎么努力就是看不清楚来人的模样,只觉得眼前越来越黑,意识越来越模糊。

        ------题外话------

        书中所介绍的动物,昆虫皆是夸张描写,与现实生活中不相符,只是想要赋予它们灵性,跟人一样都有七情六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