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虻文学

首页 风起龙城
字:
关灯 护眼
牛虻文学 > 风起龙城 > 第八七七章 继续勒索

第八七七章 继续勒索

        周贤布局的绞杀巴拿城战略计划,康鼎煌内心是极不赞成的,或者可以说是有些厌恶的。

        上次二人谈话,周贤还很大度地说:“巴拿城的计划不用你管了,咱们各自干好各自的工作,你只要组织好反叛军打阻击就行。”

        可这还不到一周的时间,周贤却通过华人兵团司令部的高官,给康鼎煌施压了。

        让反叛军出兵支援战锤的决策,周贤是没有跟康鼎煌直接讲的,而是请出来了一位副总司令,直接在桌下给康鼎煌下达了命令。

        这是啥意思呢?!

        其实周贤心里非常清楚,他直接跟康鼎煌沟通这事,后者很大可能是不会答应的。从职位级别上来讲,周的职位肯定是高于康的,但二人并不是直属的上下级关系,青衣局直接对接的部门也是大区议会,所以周贤是没有直接给青衣局下命令的权力的。

        但巴拿城那边想要快速收尾,就必须得引兵入关,用人数战胜黑水军团的质量。

        综合以上原因,周贤才选了个最方便的办法,直接联系华人兵团上层,让自己的叔叔大爷去调动康鼎煌。

        这样一来,二人不用发生争吵,康鼎煌也必须得照做。

        但康鼎煌呢?他心里是一百个不愿意的。从大战略上来讲,他完全不同意周贤的布局,他觉得用巴拿城当中心,跟尺军干一场大战,实在有些本末倒置了。而从个人情感上来讲,他心里也是十分恶心的。

        许副司令那一句“你要辅助周贤干好工作”,让康鼎煌觉得自己这近两年多的努力,全踏马打水漂了,甚至他后半生的定位都已经被挑明了。

        康鼎煌很郁闷,可又没什么办法。他身上华人兵团的精英标签太重了,不听最顶层的命令,那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没办法,康鼎煌还是出发了,去找反叛军的总司令,准备让他们调兵驰援战锤。

        ……

        两天后。

        66年6月2号,尺军的赵巍虎正式接到了巴拿城方面请求合作的电话,塔古派了一名大校参谋,偷偷飞到了尺军基地前来谈判,而赵巍虎则是没有露面,全权交由狗六子处理。

        斯兰卡尺军基地内。

        苏天御拿着指甲刀,正低头修剪着指甲,态度非常装逼。

        塔古的参谋长瞧着苏天御的怂样子,内心非常不满,但又不敢当面发火。

        巴拿城的形式已经非常危急了,两天时间过去,塔古早都收到了反叛军即将增兵战锤的消息,而这对于只有一万八千武装的塔古来说,无疑是致命的威胁。

        黑水军团再能打,它也就那么点人,反派军的两个军,如果真要到了巴拿城外围,和两万多人的战锤佣兵集团合兵一处,那拿人堆都能堆死塔古。

        没办法,只能求救,而目前能帮忙出兵打阻击的,也就是尺军了。

        苏天御低头修剪着指甲,淡淡地说道:“我们穷啊,缺钱啊!”

        大校也不是二逼,立马顺着话茬问道:“那您需要我们这边支援多少军费呢?”

        “你说多少合适?”苏天御反问。

        “巴拿城的财政,一直是掌控在行政机构的手里,我们军方并没有多少钱。布克已经叛变了,巴拿城的外汇储备基本都掌控在他的手里……。”大校在说自己的难处。

        “先打十五天看看,我要两个亿。”苏天御直接打断着回道。

        大校攥起了拳头:“苏先生,军费都是按季度拨款,我们的财政储备……!”

        “不要跟我说难处,如果要讲这个,我能在这和你说两天两夜。”苏天御皱眉回道:“我们不是政辅管辖的军事单位,性质和佣兵也没什么不同,调动部队,那就得撒钱。”

        大校犹豫半晌:“OK,OK,我们同意这个条件。”

        谈完钱,苏天御直接起身,将指甲刀扔在桌面上,转身就走:“在我们的区域内,尺军和第三师会尽力阻击反叛军,但我不能向你保证,他们一只部队也不过去。如果有作战单位突围了,我们不会追。我们人少,把战线拉得太长,我们哪头也顾不住。”

        大校立马起身:“战斗什么时候能打响?”

        “佰顺,你和他们谈未来运河合作的合同。”苏天御一边向外走,一边喊道:“聊完了,我们就出兵。”

        “拜托了!”大校竟然急得冲苏天御鞠了一躬。

        苏天御走到门口,突然停下脚步,回头指着对方说道:“哦,对了,还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大校问。

        “我上次去你们的贝尔纳多庄园,你们的军团长塔古,这又是开枪杀狗,又是让我们滚的,我心里很不舒服。”苏天御笑着说道:“我是一个记仇的人。”

        大校无言以对。

        “这样吧,你让塔古在贝尔纳多庄园的大门口,挂上我尺军的军旗,以示诚意。”苏天御直言说道:“呵呵,东方人就是这样嘛!在哪里跌了面子,就得在哪里拿回来,你能理解吧?”

        大校咬了咬牙:“我明白了,苏先生。”

        “你是个不错的谈判代表,哈哈!”苏天御推门离去。

        顾佰顺走进来,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直接将一沓子文件放在了桌面上:“这是未来运河通商的合作计划,你看完一遍签字,不可商榷。”

        大校紧咬着牙关,缓缓点头:“好的,我看看,先生。”

        政治和军事态势就是这样,上一秒钟,你可能还在呼风唤雨,辉煌无限,但下一秒钟,就可能因为形式的变化,而落魄不堪。

        ……

        苏天御离开了会议室后,直接就去了赵巍虎的房间。

        室内,江州,大白,吴参谋长,辛晓东等人都在。

        “怎么说?”江州问。

        “我让塔古在他家门口,把咱们尺军的军旗挂上。”苏天御笑着回道。

        “牛逼啊!”江州拍手回道:“果然是能和我穿一条裤子的人,解气啊,就得这么收拾他!”

        “军费呢?”赵巍虎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先打十五天,两亿。”苏天御如实回道:“这个价格不低了,再要他们也不一定能答应。说句不好听的,人家从南美雇私人武装来,也不一定能花这么多钱。”

        “行,可以接受。”赵巍虎立马起身喊道:“第三师,尺军,准备进入指定阻击地点!”

        “等一下!”苏天御起身:“我外面是有人的,但还得要一个团,留着备用。”

        “你要谁?”赵巍虎问。

        “司令,这还用说吗?!我和我六爷是什么关系?他肯定用我啊!”辛晓东很自信地插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