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虻文学

首页 风起龙城
字:
关灯 护眼
牛虻文学 > 风起龙城 > 第八七八章 出手!

第八七八章 出手!

        66年6月3号,一区华府。薛平安给周贤和康鼎煌发了一条一模一样的简讯,内容如下。

        “长官,我们薛家的部队既然已经被调回了反叛军基地,那我也回去了,那边还有很多事需要我处理。至于我家里的人事情,这边有消息,您在通知我!”

        过了一小会,康鼎煌回:“回来吧!见面谈!”

        周贤只回了一个字:“好!”

        当天上午,薛平安离开了招待公寓,带着自己的随行人员从陆路出关,赶往锡纳罗。

        ……

        下午三点多钟,华府一家非常小资且小众的咖啡厅内,一名二十二三岁的青年,正在和一名女性朋友聊天。

        “你一会去哪儿啊?”青年长相清秀,举手投足间有着一股子文青范儿。

        “我还不知道呢。”女性朋友喝着果茶,体态慵懒的回道。

        “要不然,你和我去公司吧,看看我的电竞基地?”青年笑着邀请道。

        “好哇,好哇,我还没见过呢!”

        “那咱们走?”

        “行,走吧!”女孩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二人离开咖啡厅,乘坐电梯抵达了地下停车场,青年拿出车钥匙,打开了不远处一辆非常普通的SUV汽车车门。

        “呵呵,你这车该换了吧?”女孩笑着问道。

        “代步工具,能开就行呗。”青年不以为意的回了一句,弯腰就走向了正驾驶。

        “踏踏!”

        后侧一阵脚步声袭来,四名蒙着口罩的男子,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二人身旁。

        “啪!”

        领头一名案子,按着青年的脑袋,直接将他推进了车内。

        “你们干什么?!”

        “许洲是吧?别动,动一下我打死你!”蒙面人声音冷峻的喊了一句。

        旁边,那名女孩刚要喊,就被捂住了口鼻,当场晕死了过去。

        三十秒后,两台汽车迅速离开了大厦地下停车场!

        ……

        晚上22点25分,华府最大的夜店门口,六台世界知名超跑,从南侧街道行驶而来,全部12缸以上的发动机,一同咆哮,引起了周边路人的围观。

        车队缓缓停在了夜店的VIP停车位,一位开着纪元年前典藏款的蝙蝠大牛青年,穿着一身白色西装走了下来。

        “呼啦啦!”

        门口一大帮服务人员迎了出来,拥簇着这名青年与其它人进入了夜店,后面还夸张的跟着十几名安保人员。

        “朱哥,今天怎么嗨?!”

        “不说有个女明星在吗?!一会叫他来聊聊,聊好了,明天去参加那个什么慈善晚会!”朱哥大概也就是二十六七岁的样子,从远处看他外表长相帅气,但离近了一瞅,整个人脸上全是豆豆,皮肤也没什么光泽。

        众人边走边聊,直接去了夜店二层,准备参加个私人大趴。

        大约一个小时后。

        朱哥喝的昏头转向,搂着一位姑娘,步伐漂浮的走进了大趴场地的左侧卫生间。

        四名黑人安保紧紧跟随,在对方关上厕所门的时候,双手放在裤裆前侧,态度严谨的扫视着四周。

        “那个女孩很不错!!”旁边一名黑人笑着说道。

        “坦诚的说,我也想干她!”旁边的兄弟低声回了一句。

        众人脸上泛起会心的笑意,轻声交谈了起来。

        “唰!”

        突兀间,走廊的灯光突然熄灭。

        四人猛然抬头,摸向了腰间!

        “噗噗噗……!”

        一阵轻微的声响泛起,大约十秒之后,走廊灯重新亮起,而四名安保成员已经消失不见。

        “吱嘎!”

        厕所房门被推开,里面传来了一阵无法描述的叫声!!

        “咚咚!”

        敲门声响起,朱哥满头是汗,非常不满的吼道:“该死的,干什么?!”

        “嘭!”

        门开,一只大手抓住了朱哥的头发,他还没等反应过来,脖子上就被扎了一针,光着屁股跌倒。

        里侧的女人惊恐的看着这一切,一时间竟然忘了喊叫。

        三分钟后,三名穿着工作服的男子,托着一个检修DJ设备的大箱子,上了一台货车,随即从容离去。

        ……

        凌晨。

        两点四十分钟左右,四台越野车抵达华府市郊的某小镇。

        薛平安穿着唐装走到了第二台车的车尾部。

        “咣当!”

        越野车的后备箱被打开,在地下停车场被掳走的许州,双眼惊恐的看着薛平安。

        “撕拉!”

        薛平安主动为他撕开了嘴上的胶布条,伸手掏出一部电话,轻声说道:“拿着,给你爸打电话!”

        许州惊愕。

        “打吧,没什么事儿!”薛平安双眼冰冷的看着对方。

        许州咽了一口唾沫,伸手接过了电话,哆哆嗦嗦的拨通了父亲的号码。

        “喂?!”

        “……爸……爸……我被绑架了!”许州看着薛平安,不停的吞咽着唾沫:“他要和你说话!”

        “唰!”

        就在这时,薛平安从车辆侧面拿起了一把泛着寒光的硕大消防斧!

        许州怔住:“你……你要……!”

        “没什么,我就是让他听听声而已!”薛平安面无表情的举起消防斧,猛然轮了下去

        “啊!!”

        许州闭着眼睛发出了尖叫声。

        “唰!!”

        寒光掠过,消防斧嘎嘣一声砍在了许州拿着电话的手腕上!!

        “啊!!”

        许州疼的浑身抽搐,在后备箱内剧烈挣扎了起来。

        薛平安没有理会,只举着斧子在砍!

        “噗嗤!”

        “嘎嘣!”

        “噗嗤!”

        “……!”

        骨头被砍碎,砍断的声音不停泛起,薛平安足足剁了三下,才将许州的右手活生生砍了下来。

        后备箱内,鲜血弥漫,许州已经晕死了过去。

        “喂,喂……!”

        电话内不停传来呼喊声之声。

        薛平安擦了擦脸上的血渍,扔掉消防斧,捡起了许州手掌攥着的电话,直接按了挂断键。

        旁边,一名壮汉问道:“下面怎么办?”

        “把这个手,扔到大人物的家门口!”薛平安将许州的手掌拿出来,仍在地上说道:“先送礼,等我回去在谈!”

        “知道了!”

        “……!”薛平安拽门上了汽车,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通知老二,部队返回反叛军基地后,不要轻举妄动,他们一走,上面肯定就反应过来了!不着急,先让他们慌起来,也感受一下我这段时间的心境!”

        ……

        斯兰卡小镇外围,尺军三千人的工兵,已经开始搭建防守区,构建战壕,防御工事。

        尺军,第三师两线前插,连营一百五十公里,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

        冷风吹拂,赵巍虎背手看着夜晚忙碌的士兵,看着远处连成排的装甲车,看着系统完善的火炮阵地,已是半头白发的赵司令,扭头冲着苏天御说了一句:“这一刻,我等了十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