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虻文学

首页 启明1158
字:
关灯 护眼
牛虻文学 > 启明1158 > 一千四百六十八 真是个甜蜜的烦恼

一千四百六十八 真是个甜蜜的烦恼


对于民众来说,国家大事只需要高兴就完了。

    不过对于苏咏霖来说,要考虑的事情还有很多。

    政治方面,经济方面,交通方面,还有军事方面,许许多多的问题还需要考量。

    但是这并不妨碍苏咏霖把提前很久就已经决断完成的计划公布出来,比如安西行省和北庭行省的建立。

    这两个行省的建立计划公布出去之后,大明的行省建制就进一步扩充了。

    除了北方中原地区的山东、河南、河北、河东、中直辖、辽东、关中、大同、辽阳、黑龙江十个行省建制之外,这些年大明夜陆陆续续扩充了好多个行省。

    有消灭西夏增设的河西行省。

    还有解放蜀地增设的汉中行省、四川行省以及重庆中直辖。

    也有彻底消灭南宋之后增设的湖南行省、湖北行省、两淮中直辖、江南行省、浙江行省、福建行省、江西行省、广东行省、广西行省。

    再加上现在决定增设的安西行省和北庭行省,大明的一级行政建制已经扩充到了二十二个行省、三个中直辖。

    除此之外还有正在实际控制当中但是尚未彻底拿下的安南特别行政区和高丽王国。

    西域之战结束之后,大明的疆域北抵北海,南至安南,东达库页岛,西至葱岭,洪武建国十年来,苏咏霖已经把大明最初的疆域从单纯的中原之地和燕云之地扩充到了盛唐时期的状态。

    而这,也是交通革命爆发以前,大明所能控制陆上疆域的极限。

    至于海上……海路交通和陆路交通不太一样,海上航行三个月能抵达的地方就太多太多了。

    说真的,只要苏咏霖愿意,不需要等工业革命,十年之内,大明就能初步成为世界性质的日不落帝国,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都能有大明的领土存在。

    而他也的确在推进大明朝着陆权、海权双开的性质转变,从一个单纯的陆地霸权向陆上、海洋双霸权升级。

    值得注意的是,陆上霸权是海洋霸权的根基,没有一个强大的陆上霸权母国,没有广大范围的国土和足够的人口,海洋霸权也就是无根浮萍,很容易被后起之秀取而代之。

    葡萄牙、西班牙和荷兰的衰落正是因为此。

    大明没有如此担忧,因为苏咏霖勤练内功,已经为大明开创了强大无匹的陆上霸权基业。

    在大明的陆地疆域日趋完善的如今,推动大明向海洋霸权升级是大明国力溢出的必然道路,南洋北洋两大探险船队的前进正是这一切的先声。

    苏咏霖有理由相信,在交通革命实现之后,遍及大明各地的铁路交通会进一步增强大明的内功深厚程度。

    而大明内功的深厚又将进一步推动大明在中亚地区的存在与世界性质的提升。

    这一切绝非是看不到的未来,相反,这是可以看到的未来。

    洪武十年十二月三十日,洪武十年的最后一天,苏咏霖将复制完成的大明疆域图在中都皇宫前的人民广场上正式公布,代表革命的鲜艳红色所浸润之地,都是大明国土。

    在此之前,除了极少数高层官员,大明国内绝大部分人都对大明疆域没有什么直观的感受。

    他们知道大明很大,但是不知道大明到底有多大。

    而面对着这份大明疆域全图,所有人都有了一个直观的感受——大明,真的好大啊。

    面向全体国民公布国家疆域和具体行政区划这件事情,还是历史上的第一次,尽管也有人提出疑虑,但是苏咏霖否决了这种疑虑,坚持向民众公布大明疆域全图和行省区划图。

    大明百姓需要知道自己的国家到底有多大,他们需要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需要知道自己到底可以去什么地方,什么地方是安全的,什么地方是不安全的。

    这些,他们都应该知道。

    中都是最早知道的,而之后,每个行省都会得到一份大明疆域全图,行省治所所在地,就是大明疆域全图公布之地,大明全体子民都可以知道自己到底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国家里。

    苏咏霖的目标,就是让每个人都知道自己在为一个什么样的国家而努力奋斗。

    在此基础之上,洪武十一年的新年假期大家都过得很快乐,苏咏霖也前所未有的放纵了一下,给自己放了三天假,带着家人出城赏雪,吃火锅烧烤,愉快的度过了三天。

    三天之后,恰如其时的,苏海生的两份紧急报告前后脚送到了。

    其一,是关于龟兹古城的事情,西征军队方面觉得自己可能发现了当年白首兵们浴血奋战保卫的龟兹古城,所以向中都请求历史专家前往查询。

    苏咏霖立刻调派宣徽院国史专家前往西域,查清楚这件事情。

    第二,就是西喀喇汗王国向大明献上忠诚的事情。

    苏咏霖得知西喀喇汗王国向大明献上忠诚的种种举动,为此感到些许的郁闷。

    因为大明真的对西喀喇汗王国没有领土需求,而有约定的花剌子模国又实在是废拉不堪,明军为他们争取了那么多时间,他们都无法重新集合一支军队去“接收”他们应该得到的东西。

    废物到这个地步,以至于西喀喇汗王国都来找大明献上孝心了。

    真是个甜蜜的烦恼。

    苏咏霖想了两天,第三天,新的消息传来了。

    花剌子模国方面陈述自己抵抗西辽军队的作战过程和不容易,表示自己到底还是成功抵御西辽军队的入侵,但是也为此付出了惨重代价,国家短时间内拿不出太多的兵力反攻。

    所以花剌子模国方面想要和明国商量一下,看看明国这边有没有余力,如果有的话,能不能支援他们一些军队,帮他们一起收拾了西喀喇汗王国,然后大家就此成为和谐友好的睦邻。

    除了花剌子模国方面的国书,苏咏霖还接到了苏海生的汇报,说他向花剌子模国方面提起了一半军费的事情。

    花剌子模国方面则提出自己国家艰难,目前重建军队耗费太大,拿不出钱来,所以希望明国可以宽限一下,实在不行,那就帮他们打下西喀喇汗王国。

    西喀喇汗王国非常富庶,人口众多,一定很有钱,把他们打败,那么花剌子模国方面就有钱给大明支付一半的军费了。

    怎么样,是不是一个很好的建议啊?

    苏咏霖当时就黑了脸。

    “欠债的家伙本该还给我的钱,现在让我自己去找一个恶霸抢来,抢到了之后还要给一半给欠债的家伙,欠债的家伙什么都不用做就白得了那么多钱,这生意做的,商业鬼才啊!”

    苏咏霖十分恼火。

    一起参详此事的参谋总部、枢密院和复兴会军务部的相关人员也是面色漆黑,纷纷怒斥花剌子模国的厚颜无耻和不讲信义。

    辛弃疾一拍桌子,怒道:“既然花剌子模国不讲信义,我看我们也没有必要继续遵守什么约定,本来这场仗就是我们打赢的,是我们的战士付出生命战胜了敌人!

    他们做了什么?被辽人打的落花流水就快要亡国了,还是大明军队及时赶到威胁论虎思斡耳朵,这才把辽军引了回去,这才救了花剌子模国,他们现在反倒提出了更多的要求?”

    孙子义也在一旁阴阳怪气。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大明军队打了败仗,他们神兵天降救了大明军队,你说他们哪里来的底气跟咱们要求这要求那?”

    “搞不清楚自身所处地位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辛弃疾极度不满道:“无论如何,我以为,我们必须要给他们一个教训,不能让他们继续那么无耻。”

    “所以,关于黑汗国的事情,你们认为,大明应该接受吗?”

    苏咏霖看了看辛弃疾,又看了看孙子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