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虻文学

首页 那些年的诡异事件
字:
关灯 护眼
牛虻文学 > 那些年的诡异事件 > 第63章 傻子和疯子

第63章 傻子和疯子

        在农村,一直都有“无傻不成村”的说法,意思是不管在哪个村子里,都会有一个或两个傻子。

        小时候就经常听到老人说起这句话,他们说村子里的傻子实际上是村里的守村人。

        其实仔细想了一下,不管是在以前还是在现在,村子里好像一直都会有那么个傻子。

        有一种说法说是因为他们替村子挡了灾,所以才会变成这样。

        守村人又叫镇灵人。他们一般多为前世大凶之人,死前醒悟,自愿来世三魂去一,七魄去二;镇守一方,以报前世孽债,受今世苦难,享来世齐天之福。

        大部分生活在农村的人都知道,几乎每一个村都有一两个看上去傻傻的人;因为脑袋不好使,所以一天到晚在村子里瞎逛,但却为人老实不伤人。

        还有些地方称他们为地仙,说是上天派下来帮助村民的,是土地爷的转世,因为要守住秘密,所以上天只能给他们不健全的智商。

        虽然守村人五弊三缺傻傻的,但他们心地善良、无欲无求、乐于助人、却可以享来世福。

        而在我们村,也有这么一个傻子,可却不是天生而是后天导致……

        ——————————

        “哒!哒!哒哒!哒!”

        “嘿嘿!小子,你这防守还不大行啊!瞧瞧都被我打到几回了~”

        “哒!”

        “哼!我要是像你这样厉害的,我就不必要找你对练了!嘿看招!”

        “哈哈~想要打到我,我看你还得再练上个一两月~”

        “哎,等等等下,先歇会儿吧,我都快渴死了。”

        “啊,也是,这天儿也开始越来越热了,晒的人燥得慌。”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嗯?谁啊,敲得这么急。”

        我端起碗正想喝水,紧闭的院门却在此时毫无章法的被敲起,那力道,大有想要把门敲烂的趋势。

        “来了!”

        “嗯潘傻子!?”随着院门被打开,只见一人影啪嗒一声直接摔到在我面前来:“你怎么跑到我这来了!?”

        没错,面前浑身脏兮兮且蓬头垢面的人正是我们村里出了名的傻子,因名字中最后一个字为‘潘’,是以大家都叫他潘傻子。

        只见他七手八脚地想要爬起来,却又不小心踩到自己的裤脚又给摔回地上;那声音,听得我都感觉肉疼。

        可他依旧闷不吭声,又很快爬起来揉了揉有些鼻青脸肿的脸颊后,一把抓住我的手在那里焦急地一阵连指带比划。

        “啊,什么?”

        他见我不明白,随后又张嘴使劲想要叫出声来,可我听到的都是啊哇啊哇的声音,并不是太理解他想要表达的意思。

        最后他似乎越来越着急,拉着我就往外走,然后含糊不清地挤出两字:“尿……尿……”。

        “尿?”我试探地问。

        “嗯!尿!尿!”

        “哎哟!你慢点!”

        只见他用力点了点头后,立即拉着我快速奔跑出去,那力气大的惊人,绕是我这个青年小伙都无法将他挣脱开来。

        ……

        “嗬~嗬~你、你慢点跑啊……”

        就这么被他七荤八素地拖拽的跑了七、八分钟,掐着我手臂上的强劲力道总算松了开来,我也终于能够歇上几口气。

        天哪~这也太能跑了,要不是小爷我,平常也有锻炼,恐怕被他这么一拖拽还不得被拉散架啊,哎哟我的手!

        “啊!啊啊!啊啊啊!”

        “又怎么了!”

        撑着膝盖大力喘气的我还没缓过劲来,只听那潘傻子又开始焦急大声叫唤,我抬起头来见他还在不停嚷嚷,并且用手指着前方。

        咦,这不是村里一直都在供奉的小庙么,怎么跑这来了;难道那傻子说的尿是村里这个庙,而非想要尿尿的尿?

        我看了看和平常一样静悄悄的竹林,还有稍显破旧的小庙有些不解的看向傻子,他见我看他,嚷嚷着又要伸手抓我,被我侧身躲过:“别,我自己走。”

        说着揉了揉酸软的肩膀径直走在前头;笑话,要是再被他那么用力的掐着,还不得疼死人啊。

        嗯!?这,什么情况!?

        刚走到小庙门口,便见一地狼藉,原本摆放好好的果品散乱一地,地上的蒲团也破烂的不成样子。

        最要紧的是原先供香的那六个小香炉全都被砸碎在地,香灰和尾梗也散落的到处都是,就连摆在正中间的大香炉也被推倒在一旁。

        “卧槽!是谁这么不要命了!!”

        此时的我已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不由自主的爆了声粗口。

        “你,你干的!?”我立马转头问潘傻子道。

        “啊,啊啊!”只见他使劲摇摇头,又比了一阵我看不懂的比划来。

        “嘿嘿~~”

        经过他好一阵的嚷嚷和比划,我还是摇摇头表示真的听不懂,正想开口问究竟怎么回事,突然传来一声空洞洞的笑声:“谁!”

        “嘿嘿嘿~~”

        我猛地抬头看向庄严肃穆的塑像不免有些发毛,不会这么邪门吧?

        “哇——”

        “哎哟我去!这、这死疯子怎么在这!?”

        正当我还在猜测塑像是否异变的时候,一个人影突然从塑像身后冒了出来,双手举着根大木棍朝我冲来。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半年前被他爹娘用绳子绑回来的邓朝迪。

        据说他在外出打工时误入了传销组织,还被迫喝下那劳什子的神仙水,反正是被成功洗脑的一个大好青年。

        当时刚被带回来的时候闹得很大,白天使劲折腾家里,晚上就拿着铁盆和木棍上楼顶敲锣打鼓地在那里喊着口号:“完美公司,完美董事长!”

        这一喊就得喊到半夜三更,弄得村里人是苦不堪言,有时候白天被他跑出家门还会恐吓路人和孩子,有时候则是破口大骂地上前伸手就要打人。

        有一天因被他爹娘锁在家里出不来,他就将家里的衣服被褥啥的全部扔到楼下一把火全烧了,要不是隔壁邻居看见,估计房子都得遭殃。

        还有一次刚吃完饭没多久,他说想吃肉,他爹没理他,他嚷嚷许久直接跑去厨房领了把菜刀直接将家里原本要留着过年的大白猪给捅死了。

        那鲜红的血液喷洒的到处都是,也将他整个人都给染红了,而他站在一旁揣着那把带血的刀子哈哈大笑,看的人头皮发麻。

        如此闹了好一阵也没消停下来,他爹娘实在有些招架不住,打电话叫了同样外出打工的两个儿子回来,说是要将小儿子邓朝迪送去医院治疗。

        没错,这个邓朝迪是他们家的老幺,他上头还有两个哥哥。

        老大邓朝德早年结了婚,有个一儿一女,老二邓朝坤前几年也结了婚有对双胞胎女儿,不过因为各种原因离了婚,现在自己带着两个女儿过活。

        而这邓朝迪是家中最小的一个,但同时也备受宠爱,他们一家家境不错,三兄弟也没分家,在我很小的时候他们家就起起了三层半的楼房,算是村里为数不多的富贵人家。

        只是没想到这被寄予厚望的三儿子最终会落入传销,成了如今这副模样,也不知是该喜还是该悲。

        听说这邓朝迪的两个哥哥回来后,强制带他到医院治疗了两个多月,情况好了很多。

        但是医生表示不可能完全好,毕竟他的脑子已经乱了,只能开一些镇定的药给他吃吃,之后就回来了。

        虽然没了一开始的闹腾,可是却整天西装革履、皮鞋程亮、梳起个大背头,带着一公文包在村里到处闲晃。

        但凡遇上个人就走上前去各种吹销着神仙水、完美集团、和一些从未听说过的东西。

        清醒的时候也会认得父母,兄弟和村里人,看见了也会很礼貌的打招呼,但因他之前的种种行为,大家对他还是退避三舍。

        看他现在这样,显然是没及时吃药又犯病了,只是好像跟其他人描述的不太一样啊?这怎么没见他喊啥口号呢?

        莫非是这疯病又加重了?那我也太倒霉了吧,头一回见着他犯病就算了,这这么粗的棍子砸下来不可想象啊!

        “哇——哇啊!”

        就在我做好防护准备跑出小庙的时候,一旁站立的潘傻子突然冲了出去:“哎!傻子!”

        只见那潘傻子冲过去之后,双手死死抓着那邓朝迪的两个胳膊,让其动弹不得。

        双方就这么僵持了一阵,那疯子突然张嘴就朝潘傻子手臂上咬,潘傻子则用头使劲撞击那邓朝迪的脑袋,两个人谁也不放过谁。

        “哇!要不要搞的这么夸张!我不过才晚来一下诶!”

        就在我想着怎么分开他们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银蛇清朗的声音:“哎,你来的正好,快把他们分开!嗯最好将那举棍子的那个弄晕!”

        “蛤?哦!”随着银蛇袖子一挥,邓朝迪一个脱力便晕了过去。

        “呼~”

        这可真是……我长长呼了口气,这可真是累人。

        傻子见那疯子没了动静,这才松开了手,随后也不管我们,自顾自的收拾起地上的东西来。

        我和银蛇退了出去,跑去那邓朝迪家里喊人过来,如此动静,也引来了住在附近的人,大家纷纷跑到小庙差看情况。

        都说这疯子也是的,砸什么不好偏偏砸庙里的香炉,这可是大罪啊!如果不给赔罪的话,少不了要被折腾的。

        据说之前有一个人因喝醉了酒,不小心在这小庙范围内撒了泡尿,就被折腾了好几天,最后请人来作法赔罪才好了起来。

        我也跟那疯子爹娘说明事情原委,并且让他们重新奉请香炉回来补那被打碎的六个,还得带着邓朝迪磕头赔罪,他们知晓我的身份,也没多说什么,只说一切都会办好。

        我看事情差不多,便想要回去,可鬼使神差的又折回小庙,傻子还在收拾着,不过就快完了,还有一些人也在那里跟着围观。

        “唉~这潘子也是命苦,早年父母双亡就算了,唯一的妹妹还被人贩子拐走,他外出寻找了好几年也没找到。”

        “有一天突然回到村子,大家问话也不答,他也不再说话,每天不是睡在那村头树下就是自家的大门口。”

        “前两年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就跑来这小庙里居住,有人来供奉他就坐在一旁傻兮兮的笑着,也不打扰人,看他这样,想必是把这小庙当成家了。”一旁的胡伯一边吧嗒吧嗒抽着水烟袋一边道。

        “那平常他就以这庙里的贡品过活吗?”我看着忙碌的傻子道。

        “嗯,大部分是,不过只要他路过谁家门口,大家都会给他一口吃的,村里有啥大事,有时候也会请他帮忙烧火领柴。”

        “他也不闹,给饭就吃,给酒就喝,但是钱财却不拿,所以相对于大家惧怕邓家那小子,大家反而更喜欢这傻子,就连小孩子也都乐意跟他玩。”胡伯又道。

        我听后点点头,对于这个潘傻子,我虽然不是太了解,但是却也存在同情的成分存在,也不知他怎么就成了如今这样。

        看着他脸上的伤,和手臂上的牙印,想来之前他应该是跟那疯子有过一番缠斗,只是没想到那疯子打疯了眼,又破坏了他内心定性为家的小庙,不得已,这才跑出去找人想要阻止。

        只是他没有找这附近的人家,干嘛大老远跑到我那里敲门了呢?这还真是奇了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