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虻文学

首页 救命!冰冷冷的死对头是孩他爸
字:
关灯 护眼
牛虻文学 > 救命!冰冷冷的死对头是孩他爸 > 第290章 飞行员池声

第290章 飞行员池声

        副驾驶的责任大家都清楚。

        就是必要时刻,替补正驾驶的存在。

        这么重要的位置,又是关乎十多个人的安全问题,辛泽觉得班长真不应该这么草率的让池声坐在这里。

        池声已经离开基地一年了。

        一年没有训练,曾经再好的水平,现在也要打个折扣。

        “班长,这里地势复杂,山峡宽度仅有二十多米,有的还不足二十米。这种一线天地形,咱们还是谨慎一些吧。”

        金辉用眼神提醒辛泽说话注意点。

        辛泽却置若罔闻,坐在副驾驶一动不动,正义凛然。

        “声总,正驾驶郭晋云同志技术全面,发挥十分稳定,上周演习训练时还破了你的山地飞行记录。您要是想看,坐在后边也能看,您说是吧?”

        “哦?”池声顿了下,阿羽说过有个新队员破了她的记录,没想到这就遇上了。

        她坐在后排慢悠悠的系上了安全带,饶有兴趣的点了下头,“没关系,我坐这里就可以。”

        金辉瞪了眼辛泽,这个刺头!

        池声一向分得清轻重缓急,不会在这种事上计较。

        当个悠闲的乘机人,看看风景聊聊天多舒坦!

        直播间的观众,说什么的都有。

        【我怎么觉得,那两个新队员,挺不服声姐的……】

        【好遗憾,我其实挺想看声姐飞一次。】

        【基地有基地的规矩,这时候最重要的就是保证所有人的安全。人家两位飞行员平安无事的飞进来了,她再去显摆什么?】

        【外行人看热闹,人家内行人当然是以安全为主。正副驾驶明显不放心池声,声吹可别在这里找存在感了!】

        直升机腾空起飞,在山峡之间仿若蜻蜓一般,灵活又平稳的飞着。

        辛泽朝郭晋云竖起大拇指。

        郭晋云信心大增,拉着操作杆,提高了速度,相比刚才来的时候,他已然熟门熟路,把地形铭记于心了。

        池声偏头,扫了眼窗外山下的情况,没有说话。

        或许是郭晋云太急于在池声面前炫技,又或者出于一种暗自竞争的心态,他想快速离开山峡时,外面的螺旋桨突然传来“咔嚓咔嚓”的声音,直升机略略摇晃。

        辛泽连忙看向郭晋云,“郭哥,怎么回事?”

        “不小心擦到了树枝。”

        “哦,那不是什么大事。”

        但是,身为飞行员的他们,很快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直升机机身有点飘,操作明显困难了很多。

        池声拧着眉心,在后面语速很快的提醒道:“速度降到60,45度夹角侧向接近山坡,往复转弯上升高度!”

        郭晋云愣了一下。

        金辉斥道:“还不照做!”

        【卧槽卧槽卧槽,不会吧……】

        【两位新人飞行员的心态明显绷不住了,直升机事故,可比吊桥事故惨多了!】

        【呸呸呸,人家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不可能这么容易出事故!】

        【可是……机身摇晃的也太厉害了吧,摄像画面全都糊了……】

        观众的心,再次被狠狠的捏住,悬了起来。

        此刻。

        直升机飘得很厉害,已经偏移了GPS原定路线。

        强大的推背感和失重感,比坐过山车都让人心颤。

        郭晋云心里有些慌,连忙按照池声的说法,操作起来。

        机舱内,连续响起好几道运动手环“嘀嘀嘀”的报警音。

        徐朵朵、裴贞儿、以及顾南的心率,全都不受控制的飞速升高。

        大家没敢说话,大气都不敢出,可身体是诚实的。

        刚经历过吊桥事故,这会儿直升机又晃的厉害,胆子小的人自然很害怕。

        闻灏紧紧的抱住徐朵朵,安抚着她。

        池声一回头,就看到了脸色惨白的徐朵朵。罗雨甄情况也不怎么好,捂着嘴,强行压着呕吐感。

        她伸手拍了拍徐朵朵的手,“别怕,不会有事的。”

        她的话,没什么情绪起伏,平平淡淡的。

        可此时此刻,却像一道强心针,治愈了心慌紧张的众人。

        郭晋云本就慌乱,听到手环的报警声,就更烦躁了。

        “能不能让那玩意儿别响了?!”

        辛泽也跟着回头,“听到没有,赶紧关掉!”

        池声看着他俩的样子,和金辉言语了两句。

        金辉立刻下了命令,“辛泽,换位置!”

        辛泽冒着冷汗,一脸尴尬,“班长?”

        “这是命令。”

        “……是。”辛泽负气的摘掉耳机,离开了副驾驶座。

        池声解开安全带,在摇摇晃晃的机舱里,快步走到了副驾驶位置。

        眼看着直升机不受控制的漂移,差点撞上峭壁时。

        所有人都瞪直了眼睛,不受控制的惊呼起来。

        “艹!”

        池声低低的骂了声,眼疾手快,拉着操作杆,机翼贴着峭壁,呼啸而过。

        直升机后面,飘飘摇摇的落下无数树叶。

        虚惊一场。

        郭晋云额头上的汗液,瞬间大颗大颗的坠下。

        他紧张的搓着双手,双眼空洞,六神无主。

        池声扫了他一眼,一边操作着直升机,一边淡定的解释。

        “山下有温泉,对气流有很大的影响。你来时是逆风,离开时是顺风。贸然加速,很容易造成漂移不受控制。”

        她没有戳破郭晋云那暗戳戳较劲的心思,只是平静的提醒着他。

        “气流是山地飞行的隐形杀手,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回去记得再翻翻航空气象学的书。”

        郭晋云垂着头,闷闷的“嗯”了一声。

        眼角余光瞥了眼这名二十出头的少女,一时间百感交集。

        她目视前方,眸光平静而坚定。

        长长的头发束在脑后,耳畔落下几缕发丝,灵动的飘着。

        她完全不需要看操作面板,有条不紊的操作了一番,就让直升机重新回到原定路线,稳定了下来。

        这就是基地霸王声总的实力吗?

        他突然间有些怀疑,自己当初破了她的记录,只是个幸运的巧合而已……

        【声姐这一飞,飞到了我的心坎里!太美太飒了!】

        【她训人的时候,好温柔啊!刚才这俩人还不服气,这下服了吧?!】

        【这女人太让我心动了。我忽然间也想考飞行员了……】

        【飞行员不是你想考就能考的,我记得我们高中每年都会有招考信息,但最后满足条件的却没有几个。】

        【高中就能报考了?那我儿子是不是可以试一试?】

        【回复楼上大姐,报考年龄16-19周岁,身高165-185cm,学习成绩和视力要求很高,你先看看你儿子满不满足这些基础条件吧。】

        【……破案了姐妹们!网络传言池声高一就辍学了,其实她根本不是辍学,而是年满16周岁报考了飞行员?!】

        【我声姐此身从此分明了!她不是学渣!她是学霸!】

        【还有谁敢说声姐配不上薄影帝!现在看来,宴哥属实是高攀了!】

        池声在危机关头出手,解救了摇摇欲坠的直升机。

        凭借着过硬的操作技术和实战经验,直升机终于在山下平稳落地。

        山下的救护车已经在等着了。

        嘉宾们刚下直升机,就集体被救护车拉走了。

        直播也暂时停止。

        这次事故中的所有人,都进行了全面的检查。

        大部分人都没有问题,已经出院离开了。

        吴天天惊吓过度还没清醒,中年女人只得给他办了住院手续,继续观察。

        这些人里面,受伤最严重的反而是薄知宴和池声。

        池声情况好一些,自身愈合能力强,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薄知宴的手臂,重新包扎上了药,需要住院三天。

        病房里。

        薄知宴躺在床上,池声坐在床边。

        四目对视,莫名的笑了起来。

        “笑什么?”

        二人不约而同的发问。

        薄知宴晃了晃缠着绷带的手臂,粗粗的还挺可爱。

        “患难见真情,我看到了你对我的真情~~”

        他眉眼间染着笑意,挺嘚瑟的。

        他追妻追得很辛苦,经过这件事,以后岂不是手拿把掐了?

        这么想想,受再重的伤,也值了。

        “你呢,你笑什么?”

        池声剥着一颗黄橙橙的橘子,懒懒的掀了下眼皮。

        剥出一瓣后,无情的塞到了薄知宴嘴里。

        “你这两只胳膊好丑,好搞笑哦。”

        “???”

        薄知宴差点被橘子噎死,半晌后默默的藏起自己的胳膊,幽幽开口,“屿星颜控的毛病,跟你学的吧?”

        池声偏头,“颜控怎么了?如果不是颜控,我们娘俩是不会多看你一眼的。”

        “……”

        薄知宴觉得,他受得内伤可比外伤严重多了。

        他无奈开口:“谢谢你们颜控,谢谢我爸妈把我生得还可以。”

        池声见他蔫蔫的样子,噗嗤笑了起来。

        逗一逗死对头,还挺好玩的。

        她站起身,眨着漂亮的眼睛,慢慢靠近薄知宴。

        清澈明媚的双眸,秋水般波光荡漾。

        那张美人儿的脸,越靠越近,深深的镌刻在了他的心上。

        薄知宴沉溺其中,一时间失了神。

        片刻后,哑着声线道:“池小声,我现在不方便……”

        “我方便啊……”

        薄知宴的喉结,猛地上下滑动,唇角勾起了期待的笑。

        就在男人私以为她要对他“这样那样”的时候,女孩抬起手,温温柔柔的摸了摸他的头发。

        像是在摸大狗狗。

        “薄知宴,以后别为我做傻事。”她敛着眉眼,轻轻开口,“我会担心的……”

        ------题外话------

        感谢“格洛米的小遇”、“是尽欢”宝宝们的5000书币打赏~~

        8月7日限时免费一天~

        宝宝们,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