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虻文学

首页 农门锦绣,神匠三岁半
字:
关灯 护眼
牛虻文学 > 农门锦绣,神匠三岁半 > 第十九章 被迫获救

第十九章 被迫获救

        李玉看到一人捂着鼻子出来,赶紧凑过去,上手就给蔓蔓脱裤子。

        蔓蔓紧紧捏着腰带,“阿娘你出去我自己来。”

        李氏知道自家闺女如厕不喜欢人看着,只好出去,“那你好了叫娘,娘就在外面。”

        “嗯嗯,”李氏推开竹门走到外面,“嗯!”臭味突如其来,熏的李氏赶紧捂起鼻子。

        “奇了怪刚才进来怎么没味道?不太放心捏着帕子又钻了进去,看到蔓蔓还傻傻站着,“你是解不开裤子?”

        说着就先把帕子叠起来,要给蔓蔓系在鼻子上,“嗯?怎么又没味了?”李氏意识到什么眼睛与蔓蔓对视。

        蔓蔓点了点自己的脖子,小鼻子左嗅嗅右嗅嗅,双手一摊对着自己娘亲眨了眨眼。

        李氏心领神会,收起帕子,“你到底还蹲不蹲?”

        “蹲!”蔓蔓推着李氏,“娘你快出去吧。”

        “那你快点,可别跟家里似的蹲着玩。”

        蔓蔓小脸窘迫,“哎呀,晓得了!”赶紧把李氏推出去。

        大福在蔓蔓眼前直跳,“你抓人贩子跟给你爹送手链有什么关系?”

        “大福真笨,咱们丰树府最厉害的人是谁?那肯定是府令大人呀!等我抓了拐子,立了大功!”

        “府令大人肯定会说,“蔓蔓勇士小小年纪,孤身勇闯黑风寨…”

        “呸,重来,孤身勇闯人贩窝,拯救本官百姓于水火之中,胆识实在过人,堪称智勇双全,理应嘉赏!你可有什么心愿?”

        “与本官道来,只要不是杀人放火有违公序之事,本官都可应允!”

        蔓蔓想的心花怒放,“嘿嘿”傻笑。

        大福...

        “所以说家庭教育很重要啊!”老余家听余有雨的征战老故事听得太多了,一个个都有英雄梦,最近蔓蔓学习累了,又喜欢听侠客故事,没想到现学现用这么快!

        大福直叹,“养娃好难!”

        “来了!”

        蔓蔓打开物体分解透视窗,只见外面的一男子正缠着李氏不知在说些什么,竹门外候着一壮硕的妇人,蔓蔓装作不知推门出去。

        说时迟那时快,妇人手上捏着帕子捂着蔓蔓口鼻,胳膊抄起蔓蔓转身就疾走而去。

        嘴边还骂骂咧咧,“让你不要贪吃,现在吃坏肚子了吧!你看拉的都没力气说话了,这好好的浴兰节半途还得回去给你找大夫。”

        李氏被眼前的男子缠的心烦厌恶,没有耐心周旋,“赶紧给老娘滚,再敢跟老娘污言秽语,信不信老娘扎的你烂脸,”说着掏出腰包的长针就要挥手。

        “哎呀小娘子怎好如此泼辣,鄙人可是真心倾慕于小娘子,既然小娘子无意,那鄙人只好告辞、告辞。”

        “呸!油混子,欠收拾!”李氏骂骂咧咧气的口鼻都不捂了,走到竹门旁。

        “蔓蔓你好了没,快点哦,待会赛龙舟都结束了,你不是老早就想看了。”李氏说了半天没人应和,心中突然恐慌。“啪啪”敲打竹门。

        里面传来骂声,“急着投胎呢,老子刚进来敲什么敲。”

        李氏一惊,“大哥我女儿刚蹲里面,你有没有看见?”

        李汤德听到外面焦急的声音,面目正色,正经答道:“刚才我有看到一个妇人抱着一女娃走了,女娃好像是穿红色的褂子。”

        “是是是,那就是我闺女,”李氏着急忙慌赶紧往外找去,东张西望满目人头,一边跑一边叫“蔓蔓!蔓蔓!”

        眼泪花忍不住在眼眶打滚,李氏只觉得心急如焚浑身发麻。

        宋罗坐在火腿胳膊上,抱着脖子伸长脖子张望,“哎呀,这小丸子怎么这么蠢,还没买过来!”

        眼前不远处的小吃摊边,挤满了大人小孩,红枣与火腿带着护卫环绕着宋罗,站在进湖的大路旁榕树下等待。

        宋罗不耐烦的东张西望,“耶!那不是胖丫头吗?抱着她的是谁?”

        “赛龙舟刚开始怎么就回去了?”

        宋罗看着一男一女眼神闪躲的往外面跑,与游人背道相驰,显得奇怪,宋罗手指斜前方,“红枣你带人过去问问。”

        红枣成熟稳重,见多识广,顺着宋罗手指,看见刚才吃包子的小女孩现在正闭着眼睛躺在陌生妇人肩头,心道不好!连忙点了护卫,“怕是人贩子,快跟上去!”

        宋罗一听,精神一震,“人贩子!我要去,我要去!走一起。”

        两个护卫已经先上前查看,红枣拗不过自家小姐,又见对方只有两人,只好妥协带着跟了上去。

        两个护卫把人已经拦下,马氏两人看着眼前的带刀护卫,正在虚以为蛇,花言巧语。

        宋罗看着两人谎称是自己的孩子,指着对方,“你们撒谎,这才不是你家孩子”给我把人放下!

        两人一惊,低头看着怀里的丫头,难道是哪个达官贵人家的小姐,但是身着如此廉价朴素,也看到了这小姑娘的娘,应该不是才对。

        两人内心笃定,诉说着世道艰难,拐着弯的左右宣扬,豪门欺压百姓…

        身边人果然开始对着阿罗等人指指点点,宋罗曝脾气上来谁也拦不住,点着几个护卫,“你们给我把这两人拦住,把小胖子抢过来,还跟我狡辩,跟我见顾堂哥去!”

        红枣安抚一笑,“小姐稍安勿躁,”看着对方,“既然你俩说这女童是你们家的,可知姓啥名谁?家住何方?”

        眼神打量,“为什么你们与这女童不见半点相似?”红枣安抚住自己小姐,抽丝剥茧向对面两人连翻发文。

        马氏和千老张背上已冷汗直流,千老张心慌意乱做成低眉顺眼的模样,其实望着地面的眼珠子在乱转,已经有了打退堂鼓之心。

        马氏强颜欢笑磕磕巴巴强行狡辩。

        蔓蔓心里气的肝疼,这是哪来的冤家!偏偏撞上来坏人计划!

        远处传来李氏焦急的呼喊,蔓蔓再也无法无动于衷装下去。

        李氏挤开围观的人,“蔓蔓!”

        蔓蔓一副被唤醒的模样,“阿娘!”

        马氏一看和千老张对视一眼,知道大势已去,保命要紧,各自心生退意。

        突然马氏把怀里的蔓蔓往宋罗方向一扔,护卫急着护住自家小姐。

        马氏乘机挤开人群,就东拐西弯逃之夭夭,李氏看着凭空扔出的蔓蔓吓得肝胆俱裂,条件反射扑上去接。

        现场人仰马翻,跟在后面的李汤德看这情况,指着逃跑的人贩子赶紧叫道:“抓拐子,拦住他们!”

        外围的热心百姓群起攻之,一个一个叠罗汉似的控制住了千老张,远处的巡捕看到情况也急忙围了过来。

        蔓蔓被扔的猝不及防,红枣和众人都被吓得没有反应过来,宋罗瞪大眼睛看着迎头砸来的活人,双手护着眼。

        “嗯?”

        半天没感觉到碰撞,宋罗手指松开一条缝,只见胖丫头和她娘抱在一起摔在红枣身旁,“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