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虻文学

首页 农门锦绣,神匠三岁半
字:
关灯 护眼
牛虻文学 > 农门锦绣,神匠三岁半 > 第二十章 救命恩人?气死人

第二十章 救命恩人?气死人

        蔓蔓虽然自己也没反应过来,但是大福已经在一刹那就反应过来,立马吸走了蔓蔓身边的引力。

        为了不让蔓蔓浮在空中引起恐慌,直接改变了抛物轨迹,向李氏身边放去,顺便也控制李氏前扑的惯性以免撞得头破血流。

        李氏失而复得的紧紧搂着蔓蔓,眼泪终于脱眶而出,“你吓死娘了,坏人抱你怎么不喊娘!都是娘不好,娘应该紧紧看着你的,”

        李氏拉开蔓蔓,满脸着急把女儿上上下下检查一遍,“有没有哪里受伤?”

        蔓蔓看着李氏满脸泪水,心疼不已,掏出小帕子给李氏边抹泪水,“阿娘不哭,不哭,是蔓蔓不好让你担心了,”说完凑上胖脸挤眉弄眼搞怪想哄李氏开心。

        李氏果然破涕而笑,“你这个臭丫头吓死我了,还好你没事不然娘该怎么活。”

        “娘呀,我有朋友帮我的呀,你忘了?”

        李氏担心的更本没想到这茬,而且也不知道是什么跟着蔓蔓,虽然蔡仙姑批了是福,但是这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只能拿来拜拜,哪真能有事指望呢!

        宋罗看着抱作一团的母女,“喂!胖丫头,你可得好好谢谢我!”

        宋罗抬着下巴得意,“要不是本姑娘火眼金睛,发现拐子把你救下来,你可就得变成没娘的小草咯,不知道被卖到什么地方去受苦受累了呢。”

        “是的是的,”李氏用帕子擦了下脸上的眼泪鼻涕,“让姑娘见笑了,您是我的大恩人。”

        “也是咱们老余家的大恩人!以后但凡有什么要求我李氏能办到的,一定竭尽全力...”

        “才不是!”蔓蔓气呼呼的打断李氏。

        蔓蔓有苦说不出,总不能说是自己故意被人贩子抓住的吧。

        “为什么不是?”宋罗生气了挣开火腿怀抱跳到地上,自己做了好事,又不要这家人涌泉相报,既然还恶语相向,简直不识好歹!

        蔓蔓嘟嘴叉腰看着对方,“反正我不用你救,我有朋友帮我!”

        “你朋友帮你,那你朋友呢?等你朋友你怕是都被卖出安宁郡了!”

        蔓蔓看着眼前比自己高一个头的女郎,长得如此精致明艳,怎么面目如此可恶!

        想着自己和李氏想尽办法,都没有能把手链送到老爹手上的法子,想着有可能,再也见不到老爹了,气急的“哇”一声哭了出来。

        边哭边吼,“你这个憨包,瓜娃子!那个喊你救我的!我才不让你救,我要自己抓拐子的,气死我了!”

        “哇~呜哇哇...”

        林曲走近,看着眼前情况不解,“我是丰树府林铺头,这边抓了一个人都说是拐子,拐的是谁家小孩?出来对峙下。”

        大福在一旁提醒,“蔓蔓快上去搭话,你还有机会,那个妇人跑了,我已经把她基因定位了,只要不出方圆百里,我都可以找到她,你去带捕快抓她!”

        “真的嘛”蔓蔓抽咽的停住哭声,忍不住还哼哼抽抽打着哭嗝。

        “真的!”

        蔓蔓看着林捕头,“是我是我,有一个女的一个男的,她们乘我出茅厕的时候,捂着我的嘴把我抱走!”

        李氏也站出来指认,“是的林铺头,这个男的在我等我女儿的时候上来骚扰我,干扰了我视线,我才没发现我女儿被抱走了。”

        林曲看着死不承认的千老张,召集两个手下,带走去衙门审问。

        回头看着李氏,“这位夫人,你们是人证得辛苦跟我们一起去。”

        蔓蔓抬头望着身着靛蓝交领的捕头,“林叔叔,还有个女的跑了,我们快去找她吧,刚才我好像还听到她们说抓了其他孩子。”

        林曲一脸凝重,虽然眼前的女童幼小所言非实,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真的丢失大量小孩,那后果不是自己所能承担的。

        赶紧点了身边的人,“去衙门叫人,就说有拐子团伙作案,事态紧急,”低头看着蔓蔓,“小姑娘你有听到她们说什么地方吗?”

        “她在外西市跑,那边有...赌坊!”大福调出定位地图,眼前清晰的出现丰树府的街道小巷,商铺住宅。

        “赌坊!什么兴赌坊!”

        林铺头一听立马掉头,“宏兴赌坊,走。”

        蔓蔓叫着身边的李氏,“阿娘我们也去快跟上。”

        宋罗一看,叫上护卫也一起跟上去。

        众人跑到赌坊里面,惊的一群赌徒面面相觑。

        林曲带人搜了一遍,“没异常的。”扫视周围,面色威严的看着李氏。

        “不是里面!”蔓蔓挣脱李氏怀抱,迈着小短腿从赌坊后门钻了出去。

        其他人不明所以,但是还是跟上,左边,前面拐弯,看着不远,绕来绕去,最后来到一座普普通通的民房前。

        马氏刚跑进落脚点,急忙招呼同伙赶紧从后面撤走,这是特意选的院子,后门一丛竹林不远就是小溪,那里常年停着一艘小船,就是运送拐来的女人小孩的。

        “嘘!”蔓蔓看着后面踢踢踏踏的声音,示意轻点,然后指了指身前的宅子。

        林曲怀疑的看了蔓蔓一眼,抬手示意后面停下,一个助跑自己先纵身一跃翻进院子。

        林曲还未查看院里情况,就与来院子搬东西的王二撞个正着,王二看着对方身着巡捕房的服饰,惊慌把罐子一扔就往后院跑去,边跑边吼,“官兵来了快跑!”

        这简直就是不打自招呀!

        林曲急忙向墙外喊道:“快去后门拦人,”说着就跟着王二进屋准备抓人。

        这是个已经游走各大城池,恶贯满盈的犯罪团伙,其中几人膀大腰圆,满脸戾气,一看就是亡命之徒。

        几人看到林曲,抄起大刀就迎了上去,后院的一些力夫正连拖带拉的把女人和孩子当牲扣一样扔在渔船上。

        还好宋罗带的护卫都是外家功夫好手,牵制到衙门的救兵前来,不然今天个个衙役怕得因公殉职,全军覆没。

        援兵到后,局势立马扭转,不一会府令宋颜顾和主簿何布群也赶到现场。

        两人满脸凝重,自己辖内竟然有如此穷凶极恶之人,简直令人胆寒,宋颜顾前往现场查看情况。

        何布群则在外围疏散百姓,“无关之人先回避,不要影响官府办案,咱们大人明察秋毫,等审判后定会给各位父老乡亲一个交代,即时各位在布告栏静候结果。”

        都退了吧,退了吧。”

        蔓蔓看着何不群,从缝隙里挤出来,“官大叔,我是受害者,我可以见府令大人吧?”

        旁边衙役站出来凑近耳语几声,何布群听后点头,“那你旁边候着,等会一起回衙门。”

        府县的官差今日全部出动,一边疏散人群,一边押送一群人贩回府衙。

        李氏看到路边一脸焦急呼唤的余长功等人,摇头示意没事,“大哥你们别担心,我和蔓蔓是去旁听,铁松和四哥跟着就行。”

        余长功不太放心,“你们回去,我和铁松留在这里。”

        宋罗凑到蔓蔓身边,“臭丫头你怎么知道坏人在那个院子?”

        蔓蔓想着终于有机会见到府令了,开心回应,“我都说了有朋友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