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虻文学

首页 云上有长生
字:
关灯 护眼
牛虻文学 > 云上有长生 > 第八十章一式:青冥斩

第八十章一式:青冥斩

        就在柳山林不知所措之际,他窍穴中的黑色雾气跟随着他的生灵气进入吕墨清的体内。

        不多时,吕墨清眼耳口鼻中的雾气便消散殆尽,而柳山林的黑色灵魂雾气则再次回到柳山林的窍穴之中。

        柳山林感到一丝惊讶,想不到这些恶念竟然成了自己体内黑色雾气的养料,不过为了救吕墨清,柳山林并没有多想。

        吕墨清渐渐恢复生机,脸上有了血色,柳山林透过黑色灵魂雾气的反馈感受到恶念是从吕墨清的储物袋中散发出来的,于是他打算等吕墨清醒来之后一探究竟。

        就在柳山林盘腿而坐,快速吸收灵魂雾气补充消耗时一道金色光柱从天而降,把柳山林笼罩在内。

        柳山林如沐春风,体内的灵魂雾气变的活跃起来,从光柱中散发出无数精纯的灵魂雾气灌入柳山林的体内。

        柳山林引导这些雾气试着去冲击第四个被黑色雾气萦绕的窍穴。

        这是世间术者要突破之时的必经道路,自从柳山林的窍穴被黑色雾气所封印之后他就再也没有用此方法突破过了,如今体内灵魂雾气磅礴浓郁,他只能以此方法进行消耗。

        光柱中不仅灵魂雾气纯净浓郁,甚至还蕴含着一股无人能敌的剑气,柳山林本以为是上天开始眷顾自己了,现在一下明白过来,原来这就是刀王侯韩水溪所说的剑王侯留下的气韵。

        而剑王侯琼枝所留给柳山林的正是他的剑道气韵!

        柳山林一边引导光柱中的灵魂雾气入体一边想要吸收光柱中蕴含的无穷剑气。

        可是不管柳山林怎么做,剑气都只是从柳山林的身边擦过没有一丝一毫进入他的体内。

        柳山林只能作罢,先利用灵魂雾气冲击四魄境才是紧要任务。

        他双手合十,光柱中的灵魂雾气源源不断地进入他的体内,他周身经脉血肉都被雾气洗涤着,仿若新生。

        他把雾气凝于窍穴之上,当雾气达到饱和后引导它直直撞向被黑色雾气封印的窍穴。

        在体内发起一阵剧烈的碰撞之后,灵魂雾气荡开的余威使得柳山林体内乱作一团,他不得不拨出雾气守住那些脆弱的地方。

        当一波平复下来后,柳山林再次引导聚集灵魂雾气去冲击窍穴,就这样循环往复无数遍,柳山林的窍穴中的黑色雾气依然纹丝不动,浓郁厚重地像是他所看到的深渊。

        如此庞大精纯的雾气都无法冲开他的窍穴,如此霸道绝世的剑气他也不能吸收半分,柳山林心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

        忽然,柳山林想起万山林剑王侯在他脑海中说的一句话——生于盛世,何必囚于人间,应当竭力登高,入云城修长生。

        柳山林不自觉地轻轻念出这句话,话音刚落,光柱瞬间膨胀了一倍,即使在这大日当空的午时依然无比显眼,柳山林的远处已经聚集了无数观看的术者。

        因为光柱剑气沛然的缘故,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来一探究竟。

        处于光柱中的柳山林瞬间感觉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变得炽热起来,体内灵魂雾气犹如蒸发般快速消散,可当雾气完全蒸发之后,光柱中的炙热灵魂雾气便疯狂涌入柳山林的体内。

        柳山林发觉自己根本无法控制钻入他体内的这股灵魂雾气,只能任由它在自己体内快速游走。

        好在这股雾气虽霸道但还是有些分寸的,它不断地拓宽柳山林的经脉,不断剿灭他体内的血肉又瞬间重生,速度太快以至于柳山林都没有感到任何痛苦。

        他只觉自己的体魄在不断变强,于是他不自觉地开始在光柱中打起了青冥拳谱的拳招。

        雾气如龙,拳意如风,龙行风中,狠狠撞向黑雾包裹的窍穴,只听犹如钟鸣一般的声响,窍穴中的黑雾出现丝丝裂隙,随后开始缓慢扩大。

        柳山林脑海中不断响起这句话:何必囚于人间,何必囚于人间,何必囚于人间......

        柳山林仰天咆哮一声,声音洪亮震彻云霄,在远处观看的众人皆可闻言——生于盛世何必囚于人间,应当竭力登高,入云城修长生。

        众人内心震动,仿佛有一股莫名的豪气从心底涌上来。

        随着柳山林的话落,光柱变得更加明亮,金色的光芒向四周扩散开,光柱接连天地。

        柳山林体内的灵魂雾气磅礴浓郁,在他的身体各处奔腾汹涌,最后它们快速凝聚过来,汇聚成雾气海,不停撞击着柳山林黑雾弥漫的窍穴。

        窍穴上的黑雾封印渐渐破碎,随着灵魂雾海的撞击裂隙逐渐扩大。

        眼看着就差最后一下之时,柳山林停下动作,双手合十放在胸前,他低头咆哮道:“给我开!”

        灵魂雾海卷起巨浪狠狠撞向窍穴,黑雾瞬间破碎,灵魂雾气疯狂灌入他的这个窍穴之中,柳山林周身的灵魂雾气如涟漪般扩散开。

        众人惊呼出声,“这是哪位嫡传,突破至四魄境便有如此威势。”

        “是啊,看着年纪也不大,此子未来可期啊。”

        “不对,他不是纵妖台的人。”

        “木阁!他是木阁的人!”

        “你们看他的样子熟不熟悉?”

        “你这么一说好像在哪里见过。”

        “青衣黑发,头别玉簪,长相温润......他是木阁青木侯柳山林!”

        “你说在雾气降临之时修为跌落那个?”

        “对!就是他!想不到如今已经四魄境了!看来是找到解开身体封印的方法了。”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时,柳山林忽感不妙,因为天空之上快速聚集起厚重的乌云,很快便雷声轰鸣。

        “是雷劫!”

        “四魄境便有雷劫?闻所未闻啊!”

        “以这样的气势突破,想必世道也无法容忍了,看这雷劫架势,不知他能否抗住。”

        “扛不扛地住于我们何干,哈哈哈。”

        “扛不住才好呢,要是让他以此种状态成长起来,今后争夺长生必定会多一个强敌啊。”

        “就是就是,最好死在雷劫之下。”

        ......

        柳山林并没有听到远处那些人的议论,他轻声嘀咕一句:不是说我是世道选中的人吗,就是这样选中的吗?哪有人四魄境就要面对雷劫的啊。

        虽然柳山林这样说着,但心里还是无所畏惧的,既然来了他也只能坦然面对了。

        天空中的乌云越发厚重,雷声阵阵,不时有几道闪电在云中闪过。

        柳山林依然处在光柱中,尝试着吸收那凛然的剑气,可依然没有丝毫剑气进入他的体内。

        他挠挠头道:“难道我真的不适合练剑吗?”

        话音刚落,一道手臂粗细的雷电便从云中落下,柳山林并没有使用任何术法,就这样挺直身躯,以体魄硬抗下这道雷击。

        虽然全身麻痹,手脚有点不听使唤,但柳山林毫发无损,体魄坚韧程度可想而知。

        众人皆惊呼:“用身体硬抗雷劫?”

        “一个木属术者,怎么拥有如此强悍的身躯?”

        “此子身躯强悍程度堪比巨相楼之人啊。”

        柳山林运转灵魂雾气使其游走周身,快速驱赶着这种麻痹感。

        少顷,又一道雷击落下,柳山林依然一身去硬抗。不过这次柳山林便没有那么轻松了。

        只见他皮肤开始崩裂,不停渗出鲜红的血液,麻痹感强了不止一倍,体内的灵魂雾气也开始变得混乱,他的身躯也从半空中落到地面,双脚陷进泥土中。

        一直以来,突破五魄境之时便会降下雷劫,而雷劫次数与突破的境界相同,雷劫威力也会逐次递增。

        虽然柳山林已经抗下了前两次雷击,但雷击只会越来越强大难以面对,柳山林丝毫不敢放松警惕,因为此次雷击酝酿时间有点久,雷声变得更加响亮。

        柳山林从玉簪中取出青冥刀,刀尖直指天上雷劫。

        好在光柱并没有消失,依然为柳山林提供着源源不断的灵魂雾气。

        柳山林双手紧握刀柄,长刀举过头顶,刀气覆盖在刀身上。

        如今青冥刀刀身上的锈迹已经褪去一半,能看到青色的刀身上印有繁复的花纹。

        刀身是青色,刀气也是青色,柳山林身上的青衣也是青色,因此柳山林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青色刀气中。

        柳山林试着在脑海中过了一遍青冥拳谱的拳招,随后刀身上的刀气越发浓郁,柳山林感到一股清凉的气息从身体某处蔓延开,随后柳山林的神魂海中出现了几行古朴文字——

        世人觉吾天资愚钝,一生都无法到达山巅,吾不甘,遂改名,以此证明天赋并非修行之根本。

        从今往后,吾名青冥,吾之刀为青冥,吾之拳法为青冥,吾之刀术为青冥。

        吾一生所想便是证道上青冥!

        柳山林默念一遍后,这些古朴文字便化为点点光芒融入柳山林的神魂海中。

        随后青冥前辈的身影再次出现,他变成一个小人在柳山林的神魂海中抽刀而舞。动作潇洒随意,身姿如流水,刀气顷刻间充斥柳山林的整个神魂海。

        柳山林知道既然青冥前辈出现在自己的神魂海中,那么青冥刀术就已经被刻在其中,成为柳山林的本命术法了。

        柳山林手握刀柄,学着神魂海中青冥前辈的动作开始挥舞起来。

        当柳山林的动作与青冥前辈的动作一致时,霸道的刀气瞬间如涟漪般扩散开,连围观的众人也感受到了刀气的席卷。

        这时,空中的雷击再次落下,夹杂着恐怖的威势直直刺向柳山林。

        柳山林持刀跃起,直面雷击,口中轻念道:“青冥刀术第一式——青冥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