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虻文学

首页 她重生后只想嫁糙汉
字:
关灯 护眼
牛虻文学 > 她重生后只想嫁糙汉 > 第100章 怕是会把我打个半死吧?

第100章 怕是会把我打个半死吧?

        “就是……没有特点。除了蜂蜜的甜味和鸡油的香味之外就没什么其他的。”

        “这是鸡油卷,寻常做法是用甜菜,陈嫂换成了槐花蜜。”

        方沐和点头说:“不管什么花蜜,花的香味总是很淡的。尤其是做进点心里,花香基本就没有了,只有甜味。想要有花的香味,还得有花露才行。”

        “花露的确是好东西,可是需要蒸几次才能得一点,也不好保存。”

        “除了花露,也可以把鲜花做成花酱。”

        “这倒是个好办法。”

        方沐和跟凌霜白聊着甜点的品种,做法。

        很快又有菜品端上来。

        一道老鸭汤,一道炖豆腐,一道凉拌白菜心,一道炖豆芽。

        凌霜白指着炖豆芽,笑道:“这个,是听锦阳公主说的,我回来让人照着法子闷了些。”

        方沐和看那豆芽只有短短的一截儿,笑道:“这个应该没长好。还能再长一倍。一次焖半缸,就从这么长开始吃,吃到后面也就差不多了。”

        “那怎么可能?就长这么长,吃不完就开始烂了。”

        方沐和摇摇头说:“一天换一次水——必须是干净的井水。”

        “这个老鸭汤如何?还有这炖豆腐可是陈嫂的拿手菜。”凌霜白又催着方沐和尝另外的菜。

        方沐和唱了一口炖豆腐,把嘴巴一抹,说:“凌姑娘,我去厨房给你做两道菜。”

        “好啊!”凌霜白忙喊人:“刘嫂子!你带方姑娘去厨房。所有的食材调料都凭她用。”

        方沐和进了厨房,洗了一把豆芽,又掐了一把嫩嫩的蒜苗;再找了三颗鸡蛋和一块豆腐。

        先用大火热油炒豆芽,加一点酱油盐巴调味之后,把炒好的鸡蛋倒进去翻炒几下,出锅的时候加入嫩蒜苗。

        一盘炒豆芽端上去之后,方沐和把豆腐切块,沾蛋液下锅煎至金黄,出锅,然后重新热油烹了一点花椒,加一点酱油和面酱炒香后把豆腐倒进去,翻炒几下后,加入小葱段。

        其实还是调料不够,就是缺辣椒和火锅底料。若是有这两样,方沐和觉得能用美味征服所有人。

        所以还得想办法继续种植大业,这样才能刷到辣椒种子。

        前面端上去的炒豆芽被凌霜白吃了一半,随后豆腐就端了上来。

        尚未动筷子就闻到撩人的香味,别说凌霜白,连陈嫂,刘嫂等人都暗暗地吞口水。

        凌霜白吃了几口才解了馋,叹道:“别说,吃过你的菜之后,其他的菜都觉得没什么味道了。”

        “我这是穷人家的做菜方式,重点在于下饭。”方沐和笑道。

        “的确下饭,我这会儿都想吃蒸饼了。”

        “凌姑娘,你这小菜馆也不图赚钱吧?”方沐和神秘的笑着。

        “这话怎么说?不图赚钱,我图个乐呵?”凌霜白笑着摇头。

        “就你这种,也没法赚钱啊!”

        “所以我把你请来了啊。说说,有没有好办法?”

        “我对开菜馆没啥兴趣,后厨的活儿又脏又累,做给自己吃么,自然没什么。要是伺候旁人,我不想干。”

        我伺候公主也就罢了,可不愿意再给你打工。

        再说了,咱也不缺这份工钱啊!

        “你是锦阳公主的人,我哪儿敢劳动你?”凌霜白笑道,“我是想请你抽时间来教教他们,我给你留两成的红利。行不?”

        “两成红利我不要,教教他们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一件事,凌姑娘答应了我,就行。”

        “哦?你倒是先说说,是什么事。”

        “我这人喜欢种菜,你这里买我的菜,我便交给他们怎么做。我这叫包售后。怎么样?”

        “包售后……”凌霜白重复着这三个字,笑着点头:“有意思。那就这么说定了。不过这大冬天的,你能种什么菜?说不得要等到明年了。”

        “有黄豆,可以焖豆芽,有蒜米,就可以水培蒜苗。有萝卜白菜,就可以腌制酸菜……再过一两个月,就可以挖冬笋了。其实,咱们京城天儿是冷,可南屿却暖和的很,一年三百六十天都能种菜。只是太远,这菜也不好运过来……”

        方沐和忽然发现,想要实现自己的大种植业,还是路漫漫其修远兮。

        其实,方沐和觉得自己看家的厨艺还是卤肉,但大虞朝的牛不能杀,杀牛是大罪。

        猪也没有圈养,猎来的野猪肉太少了,平时吃肉都是羊肉。所以羊肉的各种吃法大家都研究的差不多了。

        能发挥的空间太少了!方沐和叹了口气。

        “怎么了?你有什么难处说出来,看我能不能办。”凌霜白吃了半盘豆腐,心情极好。

        “宫里有培育新鲜花卉的暖房,那可是个好东西啊!可以种好多好多菜呢。”方沐和拖着下巴说。

        “暖房,我家也有啊。”凌霜白说完,又颓然叹道,“不过那是我祖父赏花喝茶的地方,如果我在里面种菜蔬,一定会被祖父打的。”

        方沐和笑道:“公主府也有,但花费太大——指望你这菜馆,炭火钱就赚不出来。”

        “这可不好说。”凌霜白朝着旁边的人勾了勾手指,有人递上一本菜谱。

        方沐和打开菜谱一看,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这么贵?!您这是开的菜馆,还是银楼啊?一个炖豆腐就要三两银子!我一个月才三两银子的份例!你这一顿饭就是我一年的月银啊?”

        “啧!眼界小了不是?这样,你前面说,不要我这菜馆的红利。那么你种的菜送到这里,我按市价的五倍给你结算,怎么样?”

        方沐和忽然觉得眼前这个一身清雅,超凡脱俗的姑娘,跟看见的完全不一样。

        这是个怎样的灵魂呢?

        想到这个问题,方沐和吓得一个激灵,脸色突变。

        “咦?你怎么了?”凌霜白纳闷的问。

        “我就忽然想到一件事,觉得太不可思议了。”方沐和愁眉苦脸地看着凌霜白。

        “什么事,把你的脸都吓白了?”凌霜白淡淡的笑着,又恢复了她应有的端庄典雅。

        “没什么。忽然想到如果皇后娘娘知道我没有服侍在公主身边,而是跑出来吃吃喝喝,怕是会把我打个半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