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虻文学

首页 她重生后只想嫁糙汉
字:
关灯 护眼
牛虻文学 > 她重生后只想嫁糙汉 > 第101章 挖公主的墙角

第101章 挖公主的墙角

        “是该回去了。”凌霜白看了看窗外的日头,对旁边的两个妇人说,“方姑娘住在公主府,回头你们去公主府找她拿食材。价格就按市价的五倍,每日结算,不得拖欠。”

        陈嫂等两个妇人忙答应着。

        凌霜白带着方沐和从小菜馆出来,马车已经在停在门口。

        方沐和上车之前又回头看了一眼菜馆门口挂着的幌子,纳闷地问:“这菜馆的掌柜姓陈,而东家姓凌,为何挂一个‘谢’字?”

        “我的母亲姓谢。只不过……谢氏一门早就没落了。”凌霜白说起这话的时候,脸色很平静,不伤不悲,仿佛是在说别人家的事情。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方沐和忙道歉。

        “没关系,已经是旧事了。”凌霜白说着,进了马车车厢。

        “长公主的寿宴一直到晚上,我们现在回公主府,他们应该都还在那里。”正是因为这样,她才能悄悄地出来,又悄悄地回去。

        “我想先回公主府,凌姑娘可否帮我在锦阳公主面前说一声?”

        “行,这等小事,我还是能办妥的。”凌霜白说着,扣了扣车窗板,吩咐家丁先去花朝巷。

        到了花朝巷公主府花园角门,马车停下来,方沐和跟凌霜白告辞,道谢,然后下车。

        凌霜白再次叮嘱她,别忘了菜馆的事情。

        方沐和比了个“ok”的手势,又朝着车夫挥挥手。

        看马车从巷子的另一个出口拐走,方沐和菜转身进门。

        然而一进门就被一个修长的身影拦住。

        “你终于回来了。”周野说着,手臂一抬就搭在方沐和的肩上。

        “你怎么跑这里来了?还有,把你的爪子拿走,否则我不客气了。”方沐和翻了周某人一记白眼。

        周野立刻把胳膊收了回去,却又委屈的抱怨着:“我在这儿等你大半天了,午饭都没吃呢。”

        “你居然能进这道门?我也是挺稀奇的。”方沐和打量着面前的人。

        面前这位跟她曾经的小伙伴周野没有半点相似之处。

        原来的周野,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铁汉子,特种兵退役,一身肌肉跟铁疙瘩一样,常年户外活动,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

        而面前这位,风一吹就倒的样子,整个儿是男版的林妹妹。

        “看什么看?我也烦死这身臭皮囊了!可有什么办法呢!”周野恼火的抓了抓后脑勺。

        这是他习惯性的动作,心烦气躁的时候就爱抓。

        但以前他是寸头,抓多少下都没啥。现在确是长发飘飘的公子哥儿,这一把下去,发丝都乱了。

        “瞧你这傻样!赶紧滚!这蠢样子太丢人了。”方沐和把说完抬脚就走。

        “我要吃你做的牛肉面。”周野亦没有滚,反而步亦趋的跟上。

        方沐和笑道:“做梦吧你?在这里,吃牛肉是犯法的。”

        周野:“……”

        真特么的憋屈。

        “放心,没有牛肉,也能让你吃上肉。”方沐和笑道。

        “好吧,这一趟还不是太憋屈。”周野紧走几步,追上方沐和,“上次你去给我治伤,让袁夫人给怼了吧?你别生气哈,我已经给你找补回来了。”

        “哦?”方沐和侧目,“袁夫人可是你原主的亲娘。你别太过分了,被人发现你不是原来的你,说不定就把你烤肉串了。”

        周野:“你这样说,我对烤肉串都有心理阴影了。”

        方沐和笑了笑,没再挤兑他。

        到了小院,方沐和还没说话,大白就扑棱棱的飞了过来。

        “大白!不许抓我!”方沐和厉声呵斥着。

        大白在方沐和跟前打了个璇儿又飞回架子上,狠狠地盯着周野,叽叽哇哇的叫着。

        “嚯!这是鹰,还是隼?”周玄晔对大白喜欢的不得了,凑过去逗弄它,却被大白啄了两口。

        “这位是?”小桃从屋里出来,狐疑地看着周野。

        “闽宁候府的公子,周野。”方沐和介绍道。

        小桃恍然大悟的样子:“哦!就是那个救了陛下的……不对啊,周大人家的公子好像不是这个名字。”

        “就是我,改了个名字而已。”周野走到小桃跟前,笑着点点头,“你好,小丫头。”

        “周公子好。”小桃顿时羞红了脸,朝着周野标准的行了个万福礼。

        “哟,小丫头还挺客气。以后没有旁人,不用这么多礼。”周野说着,径自进屋去。

        小桃立刻拉了方沐和到一边,小声问:“姐姐,他可是公主殿下看中的人啊!你这样挖公主的墙角……公主若是知道了,那还了得?!”

        方沐和笑道:“放心。公主知道的。”

        小桃松了口气,按了按心口:“吓死我了!我可听说了,公主特别喜欢他,很多次都说一定要嫁给他的!姐姐啊!公主看中的人,咱们可不能碰啊!”

        “桃儿,我看上去像是那么急需男人的样子?”方沐和笑问。

        “额,没有没有。”

        “那不就行了?你肉买回来了吗?我去弄点吃的。中午饭都没吃呢!”

        “买回来了!在西屋挂着呢。姐姐是要羊排还是羊肉?”

        “要肉,我做个羊肉面吃。”方沐和说着,卷起袖子进了厨房。

        周野进了屋里,就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说不出来是什么花香,就觉得这香很好闻。

        他环顾屋里的陈设,简单的桌椅板凳,窗户纸上贴着两个红纸剪的小兔子,手法有些笨拙,但周野看了一眼就笑了,立刻凑过去用手指轻轻地抚摸着。

        “周公子,喝茶。”小桃端着一盏茶进来,看见周野对窗棂上的剪纸感兴趣,就笑着说:“那是我姐姐剪着玩儿的。”

        “嗯,挺有意思的。”周野当然知道这是方沐和剪的,方沐和原本是属兔的,闲着没事的时候,她就喜欢摆弄兔子,画兔子,捏泥兔子,剪纸兔子……

        “周公子,你喝茶。这茶是我姐姐自己制的,连公主都说好喝呢。”小桃招呼着。

        “好嘞,谢谢。”周野其实并不讨厌女孩子,相反他是很喜欢跟女孩子在一起闲聊的。

        她讨厌周家那些莺莺燕燕,完全是因为那些人都不正常。一个个总想着爬他的床,要他的人,占他的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