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虻文学

首页 她重生后只想嫁糙汉
字:
关灯 护眼
牛虻文学 > 她重生后只想嫁糙汉 > 第099章 那你可赔大发了!

第099章 那你可赔大发了!

        方沐和看着那一整套的青瓷茶器,心想还是人家雅致,喝口水都这般讲究。

        凌霜白把采来的梅花跟茶一起入茶壶,滚三滚的松枝雪水入青瓷茶瓶,再由茶瓶入茶壶。

        片刻后出汤,淡淡的茶香在空气中氤氲开来。

        “请。”凌霜白倒了三杯茶,分别给方沐和,云舒和她自己。

        云舒恭敬的端起茶,闻香,浅尝,细品,然后赞不绝口。

        方沐和心想这也太难了!

        她也有样学样,闻香,嗯,有淡淡的梅花香。

        浅尝,茶有点微苦,苦中带着点涩,还有松枝的味道。

        细品,没品出啥来,但咽下去片刻,喉间就有一丝甘甜。

        “好茶!”方沐和赶紧称赞。

        “方姑娘,可唱出这是什么茶?”

        方沐和:“……”

        喝个茶而已,不但要说心得,怎么还得做卷子?

        这道题我真的不会啊!

        我上辈子就是个粗人,哪儿懂的这些风雅事?

        云舒看方沐和一脸的茫然,便笑道:“凌姑娘不要难为沐和妹妹了,您考校她厨艺,说不定她还能胜任。”

        “哦?你厨艺很好?”凌霜白颇有兴致地问。

        “是因为我自己吃饭比较挑,所以只好自己动手做。”

        “巧了,我吃饭也很挑。今儿虽然是寿宴,但那些流水席上的菜也都吃腻了。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单做?”

        “这合适吗?”方沐和心想,凌姑娘你是真的把这长公主府当自己家了吗?

        “这不好吧?今儿长公主寿宴,怕是大小厨房都忙着呢。”云舒提醒道。

        凌霜白点点头,说:“嗯,这长公主府的厨房想必也被他们征用了。不如,我带你们俩出去?”

        方沐和:“……”

        这真的是为了口吃的?还是另有目的?

        “若要离开这长公主府,奴婢需得去跟王爷知会一声。”云舒说。

        “嗯,你去跟锦阳公主说,我带沐和出去找吃的,宴席散了之后,我直接把人送回公主府去。让她放心就是。”凌霜白说着,把茶喝完,起身吩咐她的丫鬟:“小雅,把这里收拾一下。”

        方沐和跟云舒也赶紧起来。云舒去回话,方沐和则被凌霜白带着从长公主府的侧门出去,上了一辆马车。

        今儿到底是招了什么邪了?方沐和默默地想,原本是进宫去挑梅花的,被莫名其妙带着来给长公主贺寿。

        贺寿也就罢了,好歹是跟姬耘燕一起。

        可怎么就被凌霜白给带出来了呢?

        这是要去哪儿呢?

        “怎么,怕了?”凌霜白笑问。

        方沐和忙说:“怕倒是不怕,就是很好奇。”

        “好奇什么?”

        “我与凌姑娘素不相识,你怎么就能带我从长公主的寿宴上跑出来呢?这要是被人知道了,又不知要生出多少事来。”

        “你怕什么?就算是有人说闲话,那些人也是说我借着你接近锦阳公主,亦或是韩王殿下。又或者说韩王殿下借着你,拉拢我凌家。不管怎么说,你都是这件事情的借口而已,谁会为难你呢?”

        方沐和无奈地笑了:“凌姑娘,你真的不愧姓凌,这话说的可够凌厉的。”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凌霜白淡淡的笑着。

        ·

        方沐和以为凌霜白会带自己去凌家的别院什么的。

        却没想到马车在一家酒馆门口停了下来。而且还是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小酒馆。

        “这里?”方沐和纳闷地看着酒馆的幌子,被风吹雨淋到分不清颜色的幌子上,写了一个“谢”字。

        “这里的食材很新鲜。”凌霜白说着,率先进了酒馆。

        酒馆里没有生意,一个吃饭的人都没有。

        方沐和咧了咧嘴,说:“既然食材新鲜,为何都没有人惠顾?生意这么惨淡,他们是怎么保持食材新鲜的?”

        凌霜白轻笑反问:“生意好坏,跟食材新鲜有什么关系?”

        “生意好,食材卖得快,新鲜的食材才能被买进来啊。”方沐和理所当然地说。

        穿着羊羔皮坎肩的掌柜的上前来,拱手笑道:“这位姑娘,在我们小店,就算是生意不好,卖不出去的食材也会被拿走。”

        “那你可赔大发了!”方沐和说完,又连忙道歉:“对不住啊,我没那个意思,我是说,你们对食材这么讲究,怎么还没生意呢?”

        “呵呵,姑娘先请里面坐。有什么话,坐下说。”掌柜的招呼着。

        方沐和看凌霜白,凌霜白对她摆了一下头,率先往里面去。

        这是一个干干净净的小屋子,竹编的桌椅配着原木色的壁橱,还有水墨字画。方格窗棂用白纸裱糊地严严实实,桌子中间还摆着一个青瓷花箍,里面用清水供着一支半开的梅花。

        这屋里的一切都不算名贵,但清雅的很,让人觉得很舒服。

        “这地方好哎!”方沐和四下打量着,心想这家店老板的审美跟自己契合。

        关键是不费钱,就能把屋子收拾的这么顺眼,也是个本事。

        回头问问他这装修师傅是哪儿请的,等自己的小院买下来,也请去给自己捯饬一下。

        “陈叔,把你最拿手的菜品拿上来,给方姑娘试试味道。”凌霜白说。

        “好嘞,姑娘请稍等。”掌柜的答应一声下去了。

        “这位就是主厨师傅?”方沐和问。

        凌霜白笑道:“不瞒你说,这是我的一个小馆子,才开张没多久,一会儿你尽管提意见。”

        “让凌姑娘见笑了。您吃过的比我见过的都多。我哪儿敢提意见啊!”

        “你就不要谦虚了。锦阳公主吃东西那么挑剔的人都对你赞不绝口,在品菜这件事情上,谁敢小瞧你?”

        方沐和:“……”

        原来我已经名声在外了?

        且是个吃货的名声。

        很快,一个中年妇人先端着两样甜点进来。

        凌霜白请方沐和品尝,方沐和吃了一口,虽然清甜,但跟后世的各种甜点比起来差了很远。

        “我于点心甜品上没什么研究,只会吃,不会做。”方沐和笑道。

        “你只管说,味道如何?有什么不足之处。”凌霜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