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虻文学

首页 诛天九剑
字:
关灯 护眼
牛虻文学 > 诛天九剑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这位老爷爷摸了摸向天的脉搏,说道

        “啊?不好,筋脉尽断,可惜啊可惜,这年纪轻轻的”

        于是,这他便采了些草药,给向天服下,果然草药有了效果,不出半天的功夫,向天微微有些知觉,慢慢醒来

        “啊,小伙子,你醒了!”

        “是您救了我?”

        “这里除了我一个糟老头子,还有谁?哼”

        没想到这小老头还是小孩子脾气

        “感谢您的搭救,不知这是何处?我昏迷了多久?”

        “这里是司兰山脉的中心位置,你小子昏迷了半天,不过……”

        “不过什么?你快说”

        向天感觉情况不妙,想起身询问,只感觉全身疼痛,无法起身

        “不过你全身筋脉尽断,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事?如果不是老夫采药救你,估计你早就见阎王爷去了”

        说完,两人沉默了许久,向天仔细打量一番这位老爷爷,发现他虽身穿破烂,到气宇不凡,另外,感觉奇怪的是,尽然感觉不到他有任何修为

        “我在司兰山脉被人暗算,不慎跌落至此,感谢老先生相救之恩,如有机会,必会报答”

        “报答?报答个屁啊,如今你可是筋脉尽断,还是想想如何才能恢复吧”

        向天感觉全身剧烈的疼痛,想到

        “我向天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不能就那么认命”

        向天说:“不知道老爷爷是何人?为何会生活在此?”

        老爷爷不想透露自己的身份,说道

        “我就是一个采药师,多年以前一不小心就掉落这山脉之中,从此便出不去了,也不知道多少年过去了,对了,不知道这个少年,你是何人,家住哪里?”

        老先生不知这人的身份,不便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

        “我叫向天,是聚阳城人,父亲向凌云”

        “向凌云?你是向凌云的儿子?”

        “怎么?你认识家父?”

        “岂止认识,当年我和你父亲是是同宗,只因家族为争夺宗主之位,发生内乱,我被人追杀,逼到了这里,小兄弟,你师出何人呐?”

        “我的师父是韩青山,不知道老爷爷是否认识”

        “啊?青山?你是青山的弟子,不对,青山是不收弟子的,你到底是谁?”

        “我真是他的徒弟,我因从小先天经脉闭塞,师父见我可怜,便收下了我和妹妹”

        “哦,原来如此”

        “不知道您和我师父是否认识?”

        “青山是我的徒弟,说到底你还是我的徒孙那!哈哈…”

        向天打量着他,问了一些关于师父的事,他都一一答对,高兴的叫起来

        “师祖”

        于是向天将这么多年的事除了老向天和诛天决的事,全告诉了他,经脉打通的事,只是说了昏迷后不知怎么的就突然打通了

        “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然经历了这些悲惨的命运,不过你能担起这份责任和你的奇遇,也是难得”

        “师祖,如今我筋脉尽断,不知还有何办法补救吗?”

        “补救,据我了解,筋脉尽断之人,很难重塑,你容我想想,别着急”

        老爷爷想了想说

        “对了,有一种草药加上传输内力,可以重塑,但是这种草药极难获取,草药名为百草仙,将百草仙经过炼制,成为百草圣丹,服下后,有机会重塑筋脉”

        “成功率多少?以前是否有人用过此法?百草仙哪里可以寻到?”

        “这是我从一本古籍上偶然看到的,没有人尝试过,另外这百草仙也不在这司兰山脉生长,成功率也是微乎其微”

        “这是我命还绝吗?啊…,我不甘心”

        说完向天长叹一声

        将两人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不知不觉向天睡着了,他的意识来到了诛天决旁边,他仔细打量着诛天决,试图寻找方法重塑筋脉,这时诛天决突然不停地抖动起来,一本天书出现在眼前《百草经》,向天仔细领悟后,得知可以依百种草药炼制得到百草仙,百草仙在经过炼制可以得到百草圣丹

        向天醒来,大叫

        “师祖,师祖,我知道,百种草药炼制可以得到百草仙”

        “有道理啊,小子”

        说完,师祖便去寻找百中草药,虽然药物种类繁多,但这司兰山脉确是遍地都是,不一会他便将百仲草药采了回来

        “师祖,这里可有炼丹炉?”

        “想什么那,臭小子,这荒山野岭的哪有那玩意”

        “那没有炼丹炉,我们该如何炼制?”

        说完只见老头从他那破旧的戒指里取出来一个炼丹炉

        “就凑活用这个吧”

        向天有些惊恐,难道这是空间戒指,没想到这老头还是有些宝贝的嘛

        “你师祖我那,虽然有这丹炉,但是我不会炼丹啊,小子,你会不会”

        “师祖,我倒是学过,可是试试”

        说完,向天开始运功炼制,经过半天的炼制,向天将百草仙炼制完成

        “师祖,成了”

        “好…,哈哈,小天,干的好,剩下来的就是炼制百草圣丹了,集中精神,不然会功亏一篑的”

        向天又继续炼制起来,不知过了多久,百草圣丹终于炼制完成了,这时向天也已累的满头大汗,浑身无力的躺在地上,师祖将百草圣丹看了看

        “极品啊,小子”

        师祖高兴的大笑了起来

        “没想到我这徒孙还有这等本事,也不枉我对青山的一番栽培”

        说完,师祖将向天扶起来盘坐在地,开始运功重塑筋脉,但是师祖心里明白,这等功法运功重塑,其实说白了就是将他的毕生功力传送给小天,他自己也将会依耗尽灵力就此陨落,但是这件事绝对不能让向天知道

        此时已经在运功重塑中,只见两人周围有金光缠绕,若隐若现,灵力充满他俩全身,过了许久,向天疼得大叫一声

        “啊……”

        两人昏倒在地,重塑结束了,成与不成只能看天意,过了许久,向天醒来,看了看旁边的师祖,着急的走到师祖旁边

        “师祖,师祖,你快醒醒”

        向天的眼泪不停地在眼眶里打转,他似乎突然明白师祖的做法就是用他自己的命救自己,他忍不住的流下来眼泪,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是他从未有过的

        过了一会师祖醒来

        “怎么样,小天,我们成功了吗?”

        “嗯嗯,是是是,是的,师祖,成功了,我们成功了,可是您…”

        向天的话因为太过于伤心,声音不停地抖动

        “小天,别担心,师祖活了那么久,也值了,我本早就该死了,不料上天让我活了那么久还让我遇到了你,可能这就是缘分吧”

        “是祖,你会没事的”

        向天的心像被万只蚂蚁一样撕咬的疼痛

        “小天,师祖此生还能见到你,也已无憾了,你回去后切莫给你师父提起见我之事,以免他会招人寻仇,另外,我也没有什么可赠予你的,只有这枚空间戒指和一个炼丹炉,这空间戒指可以载装万物,炼丹炉名为方寸乾坤炉,炼制丹药品质极高,都一起赠送给你”

        “师祖,不要,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活着”

        “傻孩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生来便已注定,我们无法改变”

        说完他便撒手人寰了

        “师祖,师祖,不要啊”

        向天大哭了起来,他的哭声振动山谷,凄惨至极,他抱着师祖的尸骨,将他藏在他曾经生活过得地方

        将师祖埋葬后,向天对着师祖的坟前磕了几个头,他自责,如果不是自己,也许师祖也不会死,他狠自己,他将头磕的出血,还在不停地磕着,也许他觉得只有只要他的心里才能好受一点吧

        起身和师祖告别后,尝试运功,看经脉修复的情况,他打坐修炼,瞬间感觉全身灵力充沛,由于师祖将此生功力都传送给他,很快迎来了突破……